刘姐

刘姐是我们在人地生疏的天津工作时认识的。多得她的照顾和关怀,让带着年幼孩子的我们感到温暖。孩子生病时,有她往医院作先锋,事情好办多了。

中国的医药系统和马来西亚不同。第一次抱着发烧的大儿去医院时,是仲当地一个同事带路。先注册,后往专家诊断。诊室里满是焦急的病人。医生就在室内和一大伙病人挤着有限的空间,完全没有私隐。轮到医生诊断大儿时,诊治的大夫和周围的病人惊奇的看着来自异邦的我们。马来西亚这个国家,在90年代初期的中国东北,有人还怀疑我们是不是住在树上的。当时,中国人知道有新加坡和泰国,但就是不知道马来西亚在世界哪个角落?

话说当时,我们一家三口立刻被礼遇如上宾,医生慎重诊病,开药方。同事再领往药物部买药,先付钱,再取药。大儿不日药到病除。

后来到天津,么儿已出生。刘姐看到他如蚂蚁见蜜糖,百般疼爱。我记忆犹深的是,一次么儿晚上泻肚子,是刘姐亲自领往医院。藉着她的关系,还找到专家会诊,吩咐明早带小儿的粪便化验。第二天一早七点,刘姐已叩门等候么儿的粪便。也不嫌脏,臭,亲自挖了么儿的粪便装在试管内就往医院送。下午再往医院拿报告和药物都是靠她。

中国的一胎政策,令父母把所有的爱倾注于孩子身上。看到胖胖的么儿,刘阿姨的心太软。正如任贤齐主唱的“心太软”当时疯靡整个大陆。

2 评论:

  1. 薰衣草夫人 Says:

    什么时候出门旅行?日本是个美丽的国家,可惜太贵了.玩得开心啦.

    Posted on November 13, 2008 at 5:40 PM  

    晨灵 Says:

    已经回来了。玩得很开心。谢谢。

    Posted on November 25, 2008 at 10:02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