搬家

今天一早6點,送仲去机塲,他如常每月往香港深圳公幹.

結婚18載,除了新婚時的首三年,我們間隔數年就搬一次家.他也因工作一直馬不停蹄地遷徙各地.我嫁雞隨雞跟著他跑,當年不惜离開職場,多年東家許我每年三個月假期飛去和他團聚也不考慮,毫不猶豫抱著大兒遠飛中國沈陽.只為彼此不願意相隔兩地.

沈陽之後我們去了重慶,然後是深圳和香港;之後我們再回去吉隆坡定居一年,又离開去了天津. 天津是中國最後一站,也是令我最怀念的地方.在中國的日子,我們趁便去了許多地方.兩個孩子從手抱的嬰兒,坐飛机隨我們到處去,至到足7歲才返回大馬.

回來後也未停歇下來,兩年後,我們又离開老家吉隆坡去了呲叻州一個小鎮.主要是么兒得了哮喘,小鎮的空气會有助予他的病;同時比較中國安宁的生活,和巴生谷的車流及烏煙瘴氣,我們是寧選小鎮的平淡安靜.

我們在小鎮渡過6個年頭.那是我們婚後逗留最長時間的地方.大兒讀了兩間幼兒園,小學轉校換了4間學校,包括天津的一間小學.那時孩子的中文發音,尤其是大兒,是一口好听的北京腔.

离開小鎮,我們11月份來到梹城.這里到處是我們听不懂的福建話.我們又會呆多久呢?

1 评论:

  1. 楚留香 Says:

    你是来到我的地头了。。。槟城欢迎你。

    福建话嘛!他们说多吃两碗福建面就没问题了!

    谢谢到访。

    Posted on February 14, 2009 at 2:31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