野鴿

公寓的後面是一座小山,叢林蔥綠,小猴,松鼠等小動物不時出入其間.而許多灰黑色的野鴿卻選了整座公寓的簷下,橫樑,縫隙中築巢.

開始時看到這些鴿子也不以為意.日子久了,鴿子得寸進尺.它們停留窗台前,把屋主當透明;而羽毛飄浮空中,再飄進屋內.樓下的汽車,偶而會留下鴿子的糞便.

我在廚房煑食,野鴿也到訪廚房的窗台,盼我給點吃的,也不怕我兇性大發.我天天洗刷窗台上鴿子留下的糞便,嘴里埋怨這些鴿子給我派工作.

一天我突然想起几年前的SARS,令全球色變.而這鴿子也是禍源之一.人鴿之戰終拉起戰幔. 和平之鴿不再受人歡迎.

我拿起兒子的彈弓,重新練習兒時我當'男入婆'時的拿手絕技.

年漸半百,已不復當年之勇,眼也花了.我的'子彈'個個落空,不能命中只能驚走那些不速之客,兩個兒子在旁哈哈大笑.

住客投訴到管理層,落得事不關已,自掃門前雪的結果.有些住客如我,對野鴿驅逐或趕盡殺絕;但有些愛心洋溢的人卻天天餵養鴿子.

奈何!我只能多做防患工作.

1 评论:

  1. Botak Says:

    其實炖乳鴿也不錯. 很滋補. 用網抓啦下次.

    Posted on March 12, 2009 at 8:57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