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一样的婚宴

二舅的小儿子终於拉埋天窗,爱情长跑从十五岁到卅五岁,二舅脖子长得年年叹气,今年终於喝下这杯新抱茶.

婚宴只请亲戚,没有友人,特地安排在怡保老家举行.也不接受贺仪,纯粹趁机大家一聚.新郎新娘衣着随便,也不特意打扮,新娘只穿一件连身裙,脂粉也欠奉.反观一些表姐妹穿得还隆重些.

多年不见的阿姨们和少些未曾谋面的表兄弟姐妹都来了.母亲一系的兄弟姐妹都到齐了.只是第三代及第四代不能到齐.算算外公外婆三人(外公两个老婆),延生了约200多个子孙後代,到齐的话可真壮观.

婚礼从简,没有白纱,只是奉茶给双方父母,拎个行李过去彼此建立的新家就算.新郎表弟拿着一杯汽水过来,拖着新娘.我找不到红酒,和他干杯也不行.他顽皮在我耳边说,我耽搁了太多时间,有人告诉我从此我应该好色,不应好酒.

哈!祝福你和你的新娘好好做人.

1 评论:

  1. marytance Says:

    有情人终成眷属!
    举杯欢庆:愿他们幸福美满。
    Cheers..

    Posted on January 26, 2010 at 1:02 P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