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晋的新年

除夕,一家人和家公家婆吃了午饭算团年,我们就飞去了古晋.晚上和小姑夫妇再来一个团年饭,这是老公和远嫁20年後的妹妹第一个年饭.

估计放炮和烟花是迎岁的节目.不料老百姓可以如此放肆,劈叻叭啦的炮竹在家家户户门口留下一片艳红;孔明灯冉冉迎风飘去,在黑夜中点点灯光灿烂醒目;怒放的烟花更加不在话下,在广瀚的夜空中争妍斗丽.

年初一拜年活动开始.不用带礼蓝礼物,空手即可.人人见了面互祝新年好,老老少少都来握手.嘿,有点熟悉.是什么呢?对!像友族马来人,都握手为礼.许多家庭更备好自助餐或几样菜肴,对外开放门户,亲戚朋友上门来,寒喧几句吃了应节饼干,主人都肃手请客人入座来个便饭.准备的饭菜以马来式为主,都是咖哩鸡,rendang鸡,咖哩羊肉,nasi lemak,沙嗲.一拨客人在吃,另一拨己在小偏厅等着进餐.客人吃完也不多说,拍拍屁股就走.主人家就这样迎来一批客人,又忙着送走另一批.

我们和小姑去了三家拜年,也吃了三家美味的nasi lemak.两个多小时後,捧着饱胀的肚皮回到小姑家,不想动,像蛇那样躺着.适逢古晋这几天都下着连绵细雨,天气阴凉,吃饱後昏昏欲睡.

初二又重复着拜年,吃吃喝喝的.真受不了.抽空驾了小姑的车往大街胡乱的逛.商店都关了门,整个城市静悄悄的.只有河水慢慢的淌着.不远处州议会的建筑物立在河畔,守卫着寂静的门户.


离开古晋前,有一事要说.虽说砂劳越同属马来西亚,西马人来到只给90天逗留.要工作得申请准证,远嫁过来的西马女子要申请永久居民居留,不算是砂劳越子民.一切办得像外国移民程序.早前听过一洋人游客说,拿了马来西亚的签证不代表整个国家可以走通,砂劳越除外.去砂劳越得向州政府申请入境签证.我这个马来西亚人真蒙懂.

华人农历年过得有一个马来西亚的精神,怎么入境政策却分你我?

1 评论:

  1. 薰衣草夫人 Says:

    东马两州政策相同,他们还在防着"有心人"掠州.

    Posted on February 9, 2011 at 2:39 PM